成为全息影像艺术大师?皮耶里克·索朗:始于每
2021-02-20 07:17

  他是一位哑剧的幽默大师,通过最先进的技术将最普通的生活,跳跃性的哲思结合在一起。用作品演出一幕幕荒诞幽默剧。看他的作品,时常会被逗笑,又会因所蕴含的生活哲思陷入思考中。2017年8月5日,艾米李画廊带来了法国当代影像艺术大师皮耶里克·索朗(Pierrick Sorin)在中国的小型回顾展:“充实的人生 1992-2017”,向观众展现了艺术家从1992年-2017年间创作的代表作品约19件。展览历时18个月进行筹备,近两周的时间进行布展,向观众呈现了这位影像艺术大师的卓越天赋。

  看皮耶里克·索朗的影像作品,首先会被他的表演吸引,对于影像艺术家而言,这是难得的天赋。而他的影像艺术创作也是因一次偶然的自我表演开始的。20多岁的时候,皮耶里克·索朗是一位小学老师,每天都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一天早晨,依旧被闹钟叫醒,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他忍不住感慨道:“哦,我实在太累了,我明天必须要早一点休息。”说完这句话,他被自己逗乐了。因为镜子里说话的那个人的表情、动作、语言实在太好笑了。

  于是索朗想到可以把自己这有趣的一面拍摄下来。几天后,他开始实施这一拍摄,将一部摄像机放在床前,然后拍下自己起床后说的那一句话:“啊,我太累了,我必须要早一点睡觉。”这样拍摄了一个月的时间,然后他把所拍摄的素材制作成了一部电影《Awake》。并把这个片子寄到了法国国家二台一个专门播放这类电影的频道,该频道在电视上播放了他的这部影片。几天后,他接到了不同人的电话,他们从电视上看到了他的表演,很希望可以与他合作

  最开始,是不同的电影导演找到索朗,觉得他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演员,希望可以与他合作拍电影,虽然这一切都来的很突然。然而索朗并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演员,所以他一一拒绝了。

  这之后,他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索朗是法国南特人,忽然间,他从一个乡下的小学教师空降法国香榭里大道,每天与不同的人开会,讨论如何做作品。他自己也觉得很奇妙,“我只是每天起床后拍拍自己。”

  做完《Awake》这部片子之后,索朗开始了他不断创新的影像艺术生涯。最早的时候,他使用的机器不像现在,可以及时地确认画面,那时他拍完东西,要等一个月才能看到成品。在他的时代,还不存在现在所谓的录像艺术。而且他早期的作品虽然体量巨大,比如此次展出的《非常充实的人生》,但都是他自己拍摄完成的,没有团队帮助。因此,在索朗的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情。

  索朗以创作全息影像作品著称。也是最早利用这一技术进行创作艺术家之一。早在1985年,他就开始了将影像与空间结合的尝试。当时他做了一件作品:在点燃的一团火中,把影像投射到烟雾上。当时还是胶片拍摄的年代,做这件作品对索朗的难度可想而知。而且不仅是技术上的,也很少人会想到去这样做。

  除此之外,索朗也注重作品与人的互动。此次展出的另外一件作品《背过身去就有一幅好画》,创作于1989年,当时索朗想有没有可能通过实时成像的方式,使拍摄的人物可以出现在影像中,从而与观众产生互动。这种互动影像作品当下虽然已经不新鲜,但在那个时代,索朗也许是第一个进行这类互动影像创作实践的艺术家。

  随着科技的发展,为艺术家提供了新的媒介。也使其作品不断涉及包括影像在内的剧场、声音、定格动画,以及一些由他亲自设计的特殊效果。多年来,索朗受许多品牌之邀为他们创作作品,这也使得他得以不断地接触最新的科技,并思考这些成像技术的未来。

  比如此次展览中呈现的为轩尼诗250周年巡展创作的《轩尼诗,传统蜕变》,艺术家将自己置身于历史文化遗产之中,创作灵感源自微型视觉剧场的影像装置,同时结合了物理手段和立体电影的当代作品。索朗通过最新的影像技术,将古老传统的工艺与之联系在一起。他在微型舞台上投射简短的视频片段,在充满幻想的奇异世界当中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在这个迷你奇趣的世界里,轩尼诗的品牌文化遗产与索朗的法式幽默水乳交融。在艺术家的异想情景中,从在外太空品尝轩尼诗,到摆满轩尼诗手工品的柜子,奇思妙想不一而足。有形和无形的概念边界被技术所模糊。而在展厅之中,作品中概念化的轩尼诗将同展厅中的轩尼诗遥相共舞。

  而无论索朗在技术上如何创新,多年来,他的作品所关注的问题都与他个人的生活有关,或者说与个体有关,且充满了辩证的思维。索朗擅长利用幽默甚至略带讽刺的手法,将我们日常生活中负面情绪进行转化,而背后则是对我们人生的意义的思考。

  展览中一件创作于1992年,在此次展览中重新制作的《门后艺术家》的作品,观众需要透过门上安装的一个特别的光学猫眼观看作品。透过猫眼,他们能够看到门后有一个男人正对着猫眼吐出颜料,他不停地吐着,吐完了有将其上的颜料擦掉,然后继续吐与擦的行为……周而复始。这个门后的男人虽然只是一个影像,但透过猫眼的处理,观众在观感上会感觉他是一个实在的人。

  作为一个被制造出的错觉(或曰“视觉陷阱”),这件作品所呈现的艺术家同观众间的关系版本稍显激烈。同时,该作也以一种幽默的方式重现了60年代时人们对油画的抗拒态度,后者在许多当代西方艺术作品中都有所体现。

  另外一件创作于1999年的大型影像装置作品《丢失钥匙的男人》,作品的中央有一个小人儿的全息效果影像,这个人看上去情绪激动、慌乱。为了找钥匙,他把身上的各个口袋摸了个遍,却什么也没找到。在这个迷你影像装置背后墙面上有一个长达六米的影像,由两个特写镜头组成,镜头中,这个人把手探到口袋里,目光焦躁。这些图像相互间有部分重合,时而形成一系列巨幅的、近乎抽象的动态影像(神似实验电影的风格)。而投影前方的小人儿看上去就像要被后面充满焦虑的巨大画面所吞没。作品中的人物表现出当面对未知世界时所感受到的脆弱无助,进退无门。

  皮耶里克·索朗在其创作初始,便以其独特的幽默感,对作品编排与情节的钻研,以及对自身生活勇敢而无尽地调侃特立于国际当代艺术的潮流之上。在机构展览及收藏方面,他的作品一直是各大知名博物馆及当代艺术机构中的常客,其中包括:巴黎东京宫、巴黎卡地亚基金会、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美术馆、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东京都摄影美术馆等。在品牌合作方面,他是这个领域里最早参与品牌委任创作的艺术家,合作过的品牌包括:香奈儿(与摄影大师 Jean-Paul Goude)、卡地亚、雷诺、路易威登,轩尼诗、巴黎老佛爷百货等等。此外,自2007年以来,他还参与导演电视节目和视频短片,并长期作为巴黎歌剧院、巴黎夏特雷剧院及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等数家歌剧院的歌剧编导。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南特市政府正在建造一间以“皮耶里克·索朗”为名的美术馆,预计2年后完工对公众开放。目前皮耶里克·索朗的一件光学剧场作品《玩具屋》正在巴黎东京宫的“透景画”大型主题展览中展出,同时他还受邀参与欧洲各大美术馆及机构开展更多的展览及项目合作。因此,我们在将来也会有机会在世界各地更多的美术馆、艺术机构、公共空间里看到这位顶级“视觉魔术师”的作品。